不华濯

不长情且无趣

【GF】[利贝罗勒]《Lost in the World》(零)

《Lost in the World.》

*利贝罗勒1918相关

*女指挥官安德莉亚·特纳

00.

  那是我与她的初见,在战地指挥部,同见其他人形那般。

  不同的是,那天的空气弥散着被机械运转声音滤过的消毒水味儿,在救援队的骨干医师来之前,它几乎覆盖了在被炮火撕裂的土地上充斥的弹火硝烟。

……

  “我们希望你能接管这个人形,S09区的新人指挥官。”

  赫丽安小姐的格里芬制服修饰得很得体,金属边的单框眼镜和紧实地包裹住她修长小腿的锃亮筒靴昭显着这个成熟女性有多么精明干练。

  我跟在她后侧,对着这个上司稍微颔首,这也是我到格里芬安全承包商总署的原因。

  “这个人形比较特殊,在S09区有很优秀的医疗兵,你通知他来了吗?”她直挺的背脊转了一个弧度,正视向我,在最后一道门禁前停了下来:“我们不能多耽搁,S09区你一日不在,铁血部队就很有可能发动袭击。”

  尽管AR小队的队长M4回来了,也不能掉以轻心呢。

  “最快的专机,长官。”我这么想着,简短地回答了,然后赫丽安小姐验证指纹打开了门禁。

……

  门禁解除后是一片黑暗,扑面而来的消毒水味儿有些呛人,好在除此之外这个居室没有更多激烈的气息了。但沉寂的出奇,偶尔有规律的“嘀嘀——”声响起,现在是晚夏,尽管因着战争没有多少此起彼伏的蝉鸣,我仍觉得似乎听得见蝉细细咬碎树叶的声音。

  分明是与外界隔了三层门禁的救助站的居室,却让我鲜有地产生了如此错觉。

  “怎么没开灯……赫丽安小姐?”

  “我在找,这里平常只有一位护士照管全部。”赫丽安小姐的薄靴磕在金属地面上踌躇着走远,终于当我听见“磁啦——”一声电流流过的声响,救助室亮堂了起来。

……

  那天机架落稳在被暮色的暗金铺满的S09区的机坪,舱门打开后,你是怎么说的来着,春田?

  你轻轻压着被才逐渐缓下来的风带起的洁白裙摆和浅棕发丝,翠绿的眸色含着些许暖意,在机坪上彻底安静下来后——

  “这可真是,神恩呢。”你温柔地笑着说。

……

  是的,神恩。

  就像一颗映射了苍蓝天色的南极石般,只不过南极洲太冷了,该是生在木暖花香的地方。

  小南极石显然是醒了,从暖香的睡梦中远道而来,似乎还有些疲惫,抬着迷蒙困倦的眼,看了我们好一会儿。

  “Bonjour,赫丽安小姐。今天有新的面孔呢。”

 轻轻地挪动了视线,把我纳了进去,小南极石带着压抑的好奇打量着我。

  “利贝罗勒1918,格里芬人形编号171。1918年初出厂在实测中产生了很多问题,现今作为人形与原产连接后尽管优化了不少,可这个人形需要一定的技术支援才能短暂地进行战斗。”

  赫丽安宣读般地念着关于她的资料,我从她的神情中读出了接管这种人形不会比研究战略图纸轻松的意味。

  “没有什么问题。”我回答说:“我的意思是,我足以应付。”

  “你是机电学和军略双修的优秀人才,上层给你投了资金,说明了对你能力的认可。”赫丽安小姐放下手里的资料,越过我走到小南极石的病床前介绍:“这是解除S09区危机的功臣——安德莉亚·特纳——她将带你去S09区,并从此担任你的指挥官,利贝罗勒。”

  “Bonjour,利贝罗勒。”再次念起这个字节,我有种恍惚感,源自我的故土法国。

  “您也是法国人吗?指挥官阁下。”利贝罗勒缓缓地把自己撑起来简单敬了礼。她有一头发梢微卷的看起来有些蓬软的头发,还是个在祖母怀抱里勒着洋娃娃哼着歌谣的小女孩儿模样,把她瘦弱的身躯包裹着,乖巧可爱。

  “是的,我来自法国凡尔登,三战爆发前,那里才恢复了几十年的向荣。”我替她关闭了显示她体征的仪器,对她伸出手:“一会儿要来一位医生,他也来自法国,给你做完体检我们就可以出发了,往后我们会互相照顾。”

  “法国的向荣是什么样子的,指挥官阁下?”我的手心覆住她的手时她这么问着,然后她下床,光足踩在了地上。

  我正欲回答,却听见赫丽安小姐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熟悉彼此的谈话先告一段落,指挥官。”她说着便接通通讯器:“是我。”

  “日安,赫丽安上司。”是医生加斯顿,他是我通知来的医生。“我在停机坪,马上就位。”

  “尽快,加斯顿医生。”赫丽安小姐催促:“S09区周围欲动的铁血不等指挥官。”

  “非常抱歉。我就到了。”

  看来与小南极石的熟悉只能先停止了。

  罢了……

  “医生来了,利贝罗勒。”我说,“等我们回去,到S09区,我讲给你。”

  “好的,指挥官阁下。”利贝罗勒拔掉了那些线管,从冷藏柜拿出了一袋血包,简易地做了一套方便移动的自我供给。

……

  等加斯顿医生做完一切工作后,日渐西沉。

  我闷着有些难受,松了松严谨的衣领,走出救助室,站在排气扇旁边点了一支烟。

  “你也会抽烟啊,指挥官。”赫丽安小姐依然不显倦色,在她整理完那些护士书写下的成堆检查报告后。不得不称赞格里芬手下人的勤勉,这才使得这个人手奇缺的承包商得以运营。

  “两年前尝试的,那会我没少被父亲训斥。”我深深吸了一口,呼在排气扇上。也不是什么呛口烟,ESSE薄荷味女士香烟,我没有烟瘾,偶尔抽一支提神。

  “加斯顿医生的检查结束了,各项指标暂时稳定,你们可以启程。过去也只一个多小时,你们还能赶得上晚餐时间。”赫丽安小姐难得放松表情笑了笑:“当然,416能长时间拖住G11的话。”

  “您真是……偶尔也会开开令人心忧的玩笑呢。”我只得苦笑了,416后勤结束时间大致被我算在这会,不知赶不赶得及。

  门禁静静地打开,小南极石这会儿出来了,腰侧吊着一袋血包,怀里抱着那杆利贝罗勒1918步枪,看起来像个十足的伤兵,尽管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是了。

  “别担心,指挥官阁下。”似乎是望见我的想法,她说:“在我的记忆里,只有吃苦是强项呢。”

……

  后来我向春田偶尔提起我和她的初见,春田的声音也总是能在416训斥G11产生的骚乱中宁静地响起:“你带她回来的那天,恰好没让她喝上UMP9偷偷换在凉杯里的苦瓜汁呢。”

TBC

评论(1)

热度(18)